東東軟件園安全、實用、綠色可靠的軟件下載站

回頂部
學霸是不是彎了(孫琪小說)導讀

學霸是不是彎了(孫琪小說)導讀

  • 分類: 校園小說
  • 更新時間: 2018-10-24
3( 共8人評分 )
APP閱讀

完整版學霸是不是彎了(孫琪小說)全文在線閱讀導讀上線,今年是孫琪高中的最后一個學期,嵐城中學的希望,家中父母的期盼,都是學業上的壓力,壓力即動力。 在學校,老師給她布置任務小心翼翼,回到家,梁青眉的動作也是靜悄悄的。 學習的時候很安靜,和人聊天沒有任何沖突,日子過得很穩。

學霸是不是彎了全文閱讀

唯獨手機還有個特殊待遇。
孫琪點著燈寫模擬卷,手機震動了起來。
小籠包:可憐,弱小,無助!
孫琪沒有放下筆,左手快速打字。
-怎么了?
小籠包:要上大學了。
孫琪下意識打出一行字:回國了?
眼皮一跳,她刪掉原話。

學霸是不是彎了在線閱讀21章

好好休息,明天你要去注冊了。
柳書苒掩嘴偷笑,正經回她:我剛回到嵐城,正好周末你在家,我要一步一步從機場走去你家!
孫琪丟筆,將電話打了過去。
“在哪里的機場,我去接你。”
依然是印象里平靜語氣,夾著翻書的聲音。
柳書苒沒有料到對方這么果斷,聽著她的聲音有些臉紅:“算了算了,我這里超遠。”
孫琪笑了笑:“你也知道遠,怎么還說走過來?”
“我太久沒見你了。”柳書苒聲音委屈,又帶著點撒嬌意味,“學妹,我等會讓司機送去廣場,你出來請我吃飯吧。”
孫琪看了眼時間,晚上六點,她答應了。收拾書桌,即刻出門。
這番長久分別的重逢,帶了些小局促。
——————
嵐城廣場還尚且有節后氣氛,懸燈結彩,笙簫人樂通衢街巷。
高挑女子逆著光,兩手放于外套口袋,靜靜站于燈下。夜景映著側顏,眼簾微闔,輪廓溫柔,路人落來的視線也不由得變得親切。
不多時,一道纖細人影很快出現在馬路對面,且招手歡快。
“孫琪!看我,我在這兒!”
柳書苒笑得動人,嗓音清澈。
她這次穿著棉質的白色無袖,素藍的牛仔褲,腳下白色板鞋,顯然輕裝上陣。
長發又用繩子隨意綁起,發尾服帖垂順,隨她動作微微晃著。
孫琪趁著綠燈穿過人行道,就被柳書苒連同胳膊一同圈住,抱了個滿懷。
“嗚嗚,學姐終于見到學妹了。”
孫琪有些哭笑不得,順勢摸了摸對方的頭發:“咱們不是經常視頻通話麼。”
“那也不一樣呀。”柳書苒把人給勒緊了,才不舍的松手,“而且只有一晚上能和你玩,明天又得坐動車去新學校。”
“走吧,先去吃東西。”實在人先說實在話。
孫琪將人帶去本地頗有名的美食街,名字中規中矩叫濱江路,卻是接地氣的一塊地,大排檔店面很多,露天的燒烤攤、油茶夜宵店香飄四溢。
柳書苒看了一圈,興奮道:“感覺很像唐人街。”
“說反了,是唐人街像這。”孫琪笑道,“這里頭的東西才是最正宗的,你想吃什么?”
柳書苒早就眼尖的掃了幾家店,這會抬手指了幾處:“吃這個炒面!然后還有那家煎餃,爆蛤蜊也不錯,燒烤也好香!”
孫琪眉頭蹙了下:“怎么都是油炸類。”
“這些都好吃呀。”
柳書苒回頭,見著孫琪糾結的表情,頓時嘴角耷拉下來,“你不給我吃嗎?”語氣端的十分委屈。
“湯粉類也挺好吃的。”
少女眼里水盈盈的:“可我就想吃燒烤,吃煎脆的東西。”
“晚餐吃這些對皮膚不太好,會長痘。”
“就這一晚上,我又不會常吃。”柳書苒抱著她的胳膊,兮兮道,“吃嘛,就吃這一次,好不好呀?”
“那就...隨你。”
柳書苒聞言,當即秒收苦臉,轉而笑起甜酒窩,一溜煙跑去那些個串燒攤。
轉眼工夫,柳書苒就懷抱著一袋不知哪兒來的炸雞排,站在燒烤攤前,拿起一堆串的生羊肉、肥牛、雞翅、地瓜片、臭豆腐……樣樣來十份,看得燒烤老板瞠目。
柳書苒殷勤地將盤子遞給老板,笑得明媚可愛:“大叔,麻煩您了,我先去其他地方逛一會,你記得幫我打包呀。”
“哦,好,好嘞。”
……
孫琪只是在小吃店點了一碗油茶,坐在座位看著外邊忙碌穿梭各店的人影。
令人難以想象,那是剛從時差國坐飛機回來的未來女星。
近一小時的折騰,柳書苒歇了。
孫琪扶著她:“買的夠多了,去步行街找家奶茶店坐一坐。”
說這話的時候,柳書苒忽然停了下來。
“吃雞大戰?”她口中念念有詞。
孫琪抬頭,倆人正好處在天盛網吧樓下,這會門口立了一塊牌子,上頭寫著幾項活動。
柳書苒盯上其中一塊內容,嘴里的食物掉進袋子,“第一名獎勵,全場零食免費吃...”這是在家里完全享受不到的天堂福利。
孫琪看完了內容,問她:“你想玩絕地生存?”
柳書苒好奇眨眼,搖頭道:“我不會,那是啥。”
“絕地生存就是上面寫的吃雞游戲,一百個玩家即可開賽。”
“一百個人比賽吃雞?”
“逃殺生存游戲,一百人中活到最后的玩家,俗稱吃雞了,國內很火。”
孫琪上輩子打工的頹廢時間,就是在玩這款游戲。
“你會?”柳書苒逮到了點。
“上手快,你也可以。”
“很容易嘛?”
“自然,開場跳傘摔死就成。”孫琪嘴角彎起。
“那我們快上去試試!”
孫琪立即拉住她,蹙眉道:“網吧環境不好,你回去可以用自己的電腦下載再玩。”
“不要,就在這家看看!”
又來了。
柳書苒雙眼十分誠懇地與她對視。
孫琪察覺不對勁,再看了一眼那塊牌子的名次區域,神色有些復雜。
她的重點哪里是玩游戲,恐怕獎品才是真實目的。
“步行街也有零食。”
“這兒是免費的,能幫你省錢。”
孫琪實話道:“錢不是問題。”
少女登時眉目泛起憐光。
“這么想上去?”
柳書苒認真點頭,鄭重其事。
孫琪脫了外套,里頭是白襯衫。
“你穿上。”
柳書苒有些羞澀道:“怎么又給我穿外套,我一點兒也不冷呀。”
孫琪把話說完:“你穿上外套,然后戴上衣帽,網吧多是男生,你露臉不太方便。”
“那你怎么就方便了?”
孫琪將綁緊的短發散了,松掉襯衫頂端扣子,再袖子捋兩折,現出黑色運動腕帶,手臂上的隱約青筋昭示著體質。
眉梢帶出風流,眼角銳利,再是高個子的魄場逼仄,平日溫和的女子形象半點不在。
好生英氣的女子,孫琪變成不好惹了。
這類風格自己并不喜歡,但上輩子莫名就這樣。
“我很方便。”她替柳書苒戴上衣帽,“你這么想上去,我看看能不能幫你贏一些零食。”
柳書苒眼神有些飄忽不定:“嗯...好的。”
孫琪看出對方的怪異,趕緊解釋:“我這樣子,是為了應景。”
“我懂。”臉紅了。
網吧主廳魚龍混雜,便是鍵盤敲擊的嘈雜聲,伴隨各類粗鄙言語,完全是柳書苒沒見過的世面。
孫琪帶著她轉去無煙區。
好不巧的是滿座皆人,眼下是沒空位了。
首座一名男生繃著臉,正在操作電腦角色,屏幕前被人打了個響指。
男生一個手抖,游戲里的角色挨了兩子彈。
仲博氣結:“誰啊?”他沖沖回頭看清來人,登時噎住。
“老學委,你...你咋變樣了。”
孫琪居高臨下盯著人,手肘支在座椅上,簡直一副黑社會御姐找茬的模樣。
仲博呆呆看著她,視線又慢慢挪去一臉壞笑的柳書苒。有個詞語浮在腦海:
……大哥的女人。
孫琪摘下他耳機,蹙眉說道:“快高考了,你還有心思泡網吧。”
“咳,我這是放松放松。”
“你家里沒電腦麼。”
“我就是,是圖個氛圍嘛。”仲博笑著站起身,轉移話題,“噯,柳學姐,柳明星,你咋也來這地方了。”
柳書苒老實回答:“來吃雞。”
“啊...啊?”
晴天霹靂。
柳書苒被他“啊”得疑惑,歪著頭想了想,還是說:“來吃雞啊,我沒說錯。”
“臥槽,”仲博聽著凌亂了,“臥...槽......”
電影里的形象反差跳到了現實,讓他反應不過來。
“你泡網吧的事,怎么和老師說。”孫琪的話拉了一把他的意識。
“我,我下機,立馬下機。”仲博離開座位,討好說道,“只要別說給我老班聽,啥事都成。”
“不用下機。”孫琪俯身,指尖在鍵盤上一陣操作,動作熟練得麻木,立馬換了一套鍵位。
“呃,學委你這是,做什么。”仲博愣怔。
孫琪波瀾不驚:“借你的電腦和賬號。”
柳書苒點頭,拍了拍他肩膀重復道:“借電腦,借賬號。”
“啊?”
仲博又“啊”傻眼了,這回是低聲嚷道:“你這不也是泡網吧麼!不厚道啊,讓老師怎么看你。”
孫琪看向他,笑得意味深長:“我們一同告狀,你和我的班主任會信誰。”
“...你贏了。”仲博有些無言。
孫琪看了眼仲博乏力的戰績,問道:“這家網吧怎么計算名次成績。”
“我去,你們還真是來吃雞的啊。”仲博滿頭黑線。
“是的,這里實在吵得很。”孫琪拿起耳機,“你快些明說。”
往時的面無表情是淡定,換成現在,是戾氣。
仲博在氣場上就真怕了,依言回答:“學委,你直接排就行,對手都是這個網吧的人。但是老板雇了個壓場戰隊,不可能拿到前十名次。”
孫琪聽著安安靜靜,將仲博的殘血角色換了一把槍,技術嫻熟,壓槍準確,拉槍穩健,無狙模式完美擊斃兩名玩家。
仲博閉嘴了。
柳書苒看不出啥操作技術,就看到死了倆天盛戰隊前綴的玩家,她問道:“這就是你說的戰隊?”
仲博抽著嘴角,僵硬說道:“是。”
“那還等什么,”柳書苒搡著他,欣喜道:“我記得活動寫著打死戰隊有十元額度,我們快去拿零食!”
仲博栽了,乖乖掏出機卡:“去前臺報號碼就成,我們是76號。”
不到半分鐘,柳書苒只拿著兩袋脆豆跑回來了。
“這里的冰箱有好多哈根達斯!”她帶著一身清爽,理所當然道,“我算了算,不夠買完雪糕。學妹,你再多打幾把,第一名就是免費啦。”
仲博:“……”
吃雞是過家家游戲?
連續三局絕地,仲博的屏幕都跳出“大吉大利”字樣,旁座的湊來,路過的停步,皆是呶呶圍觀,平日網傳的大神超化操作近在眼前,長相又格外出眾,不禁怪異起是哪里來的職業選手前來踢館。
這個能遠茍能近剛的單排家伙,讓網吧開始騷動,隔間有人接連被殺,急扯白臉地大吼:“是哪個神仙這么不要臉!?”

學霸是不是彎了在線閱讀22章

畢竟這個游戲是曾經壓抑時段的自我消遣,頹了她幾年精力。
孫琪沒有在網吧繼續待下去,圍觀的家伙太多,考慮到柳書苒的安全,她帶著人,人帶零食,即刻離去。
這一晚雖是倆人重逢的說法,大部分情況卻是孫琪看柳書苒胡吃海喝,簡直毫無節制。
柳書苒手里拿著串燒,嘴里還含著芋頭酥,孫琪拿著紙巾替她細致擦著嘴唇油漬,路人乍看,還以為是位多么疼惜妹妹的女子。
孫琪擦凈柳書苒的臉,將她的鬢發捋去耳后,抽著唇角說道:“你真能吃。”
吃得多還不胖,簡直活例子的女性階級敵人。
一陣刻意為之的哼嗽聲響起。
孫琪再抬眼,就見著了一臉懨氣的陳豐。
她表哥也不知何時站在周圍,只撇來一眼,眼神又落在了柳書苒身上,而自個身側卻親昵貼著一名女生。
此女子身形偏矮,染黃的蓬松頭發,劉海厚重,只能見著那張嚼著黏糖的豐腴嘴唇,又穿著另類,教人難以分辨年紀,倒能明眼瞧出一點兒吊郎當,從站位來看顯然對陳豐有著好感。
“表妹,你今晚還玩得開心啊。”陳豐露出痞笑。
孫琪亦是笑了笑:“是的。”
“她是你表妹?”黃發女子說的含糊不清,便將黏糖吐了出來,“長得不錯啊。”
孫琪輕蹙了蹙眉。
記起有個表親因到處招惹女性,私生活混亂,惹了一身風流債,想必指的就是眼前的陳豐。這風流對象還挺低廉的。
“你膽子肥了吧,趕在高考前去網吧。”陳豐繼續將話說給孫琪,臉上的笑多了一份奸逞,“沒想到會被我看到吧。還什么學校代表家里希望,代表去網吧打游戲?”
“我這是放松放松。”孫琪將仲博的話搬來用,說得毫不在意。
沒料到對方跳過狡辯,承認得坦然,陳豐忽地一時語塞,又惱著聲嗤笑:“一個讀高三的去網吧,說出去真丟人啊。”
“表哥這話讓我困擾了。”孫琪閑適說道,“你高三時候去的次數多得難以累積,豈不是人都丟沒了。”
這話是猜的,卻猜了十準,陳豐表情略微扭曲,理由又接了一套:“我是男的,男生去網吧,當然比你安全啊。”
“我目前與你相比,也不見得哪里像比你好欺負的人。”
此話很真實,陳豐并非什么健壯人物,面相看著瘦虛,倒是孫琪身架精神,不像可隨意欺壓的人物。
陳豐被一番打量的眼神弄得慍怒,又指著柳書苒:“你還把別人姑娘一齊拉去網吧,存心害人是不,要臉嗎?”
柳書苒在一旁聽得半懂半霧,沒有作聲,這會見人指過來,微微瞇著眼,接話:“這位朋友,誤會大了,是我拉著孫琪進網吧,而且又和你有什么干系?”
這番話說得頓時讓陳豐沒了找孫琪茬的理,又轉念瞧見心心念一路的***和自己對上了話,便故作姿態地抹了把發際,痞著笑臉說道:“原來是小姐你帶著孫琪去玩,那關系可大了。”
柳書苒歪頭不解。
“他是我表妹,你這樣做會叨擾她學習啊,是要對我家人負責,對我負責的啊。”
孫琪眼神瞬間冷成冰碴,透著隱晦的危險。
“陳豐,注意說辭。”
“呦,阿琪表妹,氣得還直呼我名兒來了。”陳豐更笑得咧嘴,人如其母脾性,“我也沒說什么損話啊,說白了,我就想約這姑娘,既然你倆好,不如也帶上我好唄。”
此話出口的下一秒,男生后脊遭了一記猛擊,陳豐痛的眼前一白,往前重重跌地。黃毛女孩嚇出驚叫。
孫琪將柳書苒腰部一攬,靈敏側身,反應極快地躲了這廝。
“你算什么東西?”渾厚的嗓音來自身后的墨鏡大叔,面目溝壑,嘴唇兇抿,一副黑道練家子模樣。
司機大叔收起腳,利索地拍凈皮鞋,且走到柳書苒面前,刻板說道:“小姐,該走了!”
柳書苒還尚在孫琪懷里,這會抬眼看見墨鏡司機一臉兇惡,是勢必帶人離開的架勢。
柳書苒低下頭皺眉,冷眼睨著哀嚎的陳豐。
她圈緊孫琪,輕聲細語:“我得走了,一晚上就這樣沒了。”
“你先回去吧。”孫琪拍了拍她的背部,淡淡說道,“剛才他說的話,都忘了。”
“我一個字也沒聽***。”柳書苒抽身,抱著胸撇過頭,生氣哼道:“這家伙真幼稚。”
司機對孫琪眼熟,只生硬地點下頭表示致意,再不由分說地帶著柳書苒迅速上車,真是盡職盡責。
待到少女身形隱去,孫琪才得空瞥了眼還未痛回意識的陳豐。
然而這陣風波并未平息過久。
第二周的活動課,夏零在操場找著跑步的孫琪,一照面就說起仲博吃雞那檔事。
她扶著孫琪的肩膀,笑得直不起腰:“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嗝…”
“你笑什么?”孫琪不解。
“笑死我了,一堆知名戰隊找上仲博,求著他入隊,還分了批隊員找他電競,”夏零樂不可支,捂著抽搐的腹部說道,“網吧錄屏都把人封神了,嚇得仲博戒了這破游戲,噗哈哈——”
夏零笑得沒形象地仰頭,忽然被孫琪壓著后頸,按下頭躲了一顆橫空飛來的籃球。
“嚇!”夏零只覺后腦勺涼涼,再抬起頭看見飛遠的球,她兇悍地看去籃球場。
球場上的人哪里敢招惹市長女兒,擺著無辜臉,無聲指了指后方。
夏零順勢轉頭,迎面撞上七八個叼煙的青年。
這類形象絕不會存在于貴族學校,明顯是靠歪門邪道混進來的社會痞子,各個兇神惡煞的。
最當先的則是那黃毛女子,綽攜一根棒球棍,一臉挑釁地步步上前。
夏零從小到大怎會怕這樣的人,這會察覺來者不懼,大半家伙的個子矮于她和孫琪,便惹嫌笑道:“從哪來的小學生,門衛咋回事。”
夏零正說著,那根鐵棍猛地劃出一道狠勁,泛涼的末端直指她鼻頭,后邊的青年則咬著煙威嚇道:“滾開!別擋季姐的路。”
“口氣好大啊,”夏零慢慢收斂起臉上的笑意,挑了挑眉,“沒吃過芹菜麼。”
黃毛女子應該就是青年所說的季姐,這會用鐵棍拍了拍夏零的臉頰,出口盡是警告語氣:“叫你讓開,耳聾了?”
夏零對于找茬的本就暴脾氣,眼下被這個小動作挑惱了,一把抓住那根鐵棍,怒得跳腳:“他娘的香腸嘴!我看你不想在嵐城混了。”
季姐個頭小,力氣非凡,聽了這綽號話,她眼睛瞪得大圓,蓄著臂力就將棒球棍狠戾揮向夏零。
孫琪于身后將人一拉,堪堪讓夏零躲了致命棍擊。
這一下子,已經昭示了季姐這伙人的兇殘。
“***…”夏零心有余悸摸著臉,這幫人還真不想混了啊。
“你等會,先注意安全。”孫琪示意夏零冷靜。
孫琪見過這黃毛季姐,之后才知是陳豐的女友,她走上前,聲音清冷道:“剛才我不及時,你們就要重傷了我朋友,是要承擔刑事責任。來這魯莽鬧事,只會受到處罰。”
季姐聳肩,毫不在意:“我打過多少學生了,有哪個校長敢惹我呢。”又舉起鐵棍頂在孫琪腹部,“你害我男人骨折,今兒就事論事討個理。”
“你男人?”孫琪對這個稱呼報以一笑,“你想討什么理。”
季姐不耐煩:“很簡單,把你手腳也打折。”真是措辭暴力。
孫琪木訥搖頭:“那自然不行。”
夏零忍了又忍,這會忍不住握拳:“干!你還真不怕死,在我這里打誰都不行!”
“臭丫頭你算老幾?”
夏零自認在嵐城誰人不知,這香腸嘴好不識相。
“你姐姐我…!”
“別和我廢話了。”季姐打斷她的下文,耐心已經快沒了,她仰著下巴,便是抬手。
這手勢作起,一眾青年從兜里掏出折棍,氣勢洶洶,顯然是要動手了。
有混混早雙眼奸賊地盯著夏零,鉆著空隙將折棍狠狠拋擲,直甩向夏零頭部。
孫琪見著***,只得迅疾平推,這次反應跟不上那股勁,仍是讓夏零的右臉挨上一棍,撞得骨疼。
夏零吃痛的面色糾葛,慣力疾退幾步,忽然被人扶了住。
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冒出來的譚雪已經歪了眼鏡。
季姐瞧了過來,瞧見是個年輕教師,喝道:“都先弄大的!”
這一聲實在太兇,夏零看著那堆沖上前的流氓,倒吸口氣:“臥槽!”她下意識撲倒譚雪擋著。
孫琪見狀也知道局勢崩了,只得硬頭迎上。
沖在前頭的青年皆是高瘦體型,孫琪微微低身輕巧絆倒首當其沖之人,再是擒住第二者后頸劈昏眼,又綽推其余人下腹,面部跌地,再抬膝接上,撞搗眉心,登時天旋地轉。
鐵棍破風揮甩而來,孫琪才驚險躲過,她蹙緊眉,這季姐手臂粗壯,力氣威猛,自己只得規避那霸道的棍棒位移。
她旋身奪過一名青年的折棍,且屈臂后擊偷襲的,再抬腿借力,給正面來一下狠的,又將手中棍物后擎,正攉中季姐的下巴,隨即轉身側踢,將人踢倒在草坪,姿態漂亮講究,力度作了控制。
于是季姐只覺臉上火辣辣的,身上倒無礙。
待她回過神,球場上的十幾個健兒都圍了過來,好在混混們被欺負得失了一會的行動力,健壯球員趁著機會,一把將那幾個痞青年壓制住。
季姐被孫琪帶了起來,她臉還疼著,這會掙扎的模樣,黃發凌亂,跟撒野瘋子似的。
她叫道:“知道我爸是誰嗎!嵐城黑社會老大,你們敢抓我,想死嗎?”
她正大嚷大叫之際,臉上挨呼了一拳,十分不給面子。
這暴躁拳頭來自頂著青紫右眼的夏零,她站在跟前,平日喜怒于形的臉已全然是陰郁。
夏零冷笑道:“管你天王老子是哪個,這年頭中二傻幣真多!”
夏零臉上的棍傷又十分明顯,這會腫成黑眼圈,在白凈的肌膚上極其可怖,有人不禁咋舌:“了個去…這黃毛把市長女兒都打了。”
剛想破口大罵的季姐,整好就聽到“市長”身份,她身子一抖,煞氣全無,臉上血色褪盡,接著渾身陷入止不住的打顫,要不是孫琪帶著她,恐怕膝蓋都要折地。
她的態度與之前的跋扈有了霄壤之別,當下支支吾吾說道:“我,我沒想找你的麻煩,當時你,你擋著路…”
孫琪將她手中的鐵球棍取掉,淡然說道:“我和你說過,來這鬧事,會受處罰。你們定是沒了解過嵐城中學有什么人。”

小編點評

學霸是不是彎了(孫琪小說)全文在線閱讀導讀又將是怎樣的故事他們又會有什么故事等著他們,愛情又不過如此,讓你沉迷讓人心痛,最恨不過往昔,又感嘆此情朝朝!

猜你喜歡

jdb财神捕鱼弱点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龙王捕鱼游戏破解详解 36选7中几个号码有奖 p3试机号近100期号码 点我达骑手怎么赚钱 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彩6彩票安卓 青海快三走势图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