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東軟件園安全、實用、綠色可靠的軟件下載站

回頂部
地球至強男人江楚小說最新章節完整全文在線閱讀

地球至強男人江楚小說最新章節完整全文在線閱讀

  • 分類: 都市職場
  • 更新時間: 2019-03-10
5( 共6742人評分 )
APP閱讀

地球至強男人甘十九是小說的作者,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現代都市小說,地球至強男人江楚安月溪是小說的主要人物。地球至強男人小說全文講述的是結婚兩年,江楚還沒有上過妻子安月溪的床,因為他只是一個贅婿??伤麖男【驮诠聝涸洪L大,蕭鳶是唯一對他好的人,他不能放棄她!地球至強男人江楚小說最新章節完整全文在線閱讀提供給大家,隨小編一起閱讀吧!

精彩內容閱讀之第1章 冰山***的上門廢婿

"今天晚上,我一定要翻身做主,行使老公的權利!"

江楚醉眼朦朧的看著浴室,半透明的玻璃上,映襯出一個高低起伏的曲線。

里面嘩啦啦的水聲,讓人忍不住浮想聯翩。

而這對江楚而言,除了***之外,還有憤怒和不甘。

因為他是一個贅婿,兩人領證半年了,他連老婆的床都沒有上過!

心中憋屈無比!

今天借助這股酒勁兒,江楚打算完成自己從男孩到男人的蛻變!

"***……"

江楚怪笑一聲,直接跳到柔軟的床上。

誘人的體香傳入鼻端,讓他血液開始沸騰起來。

十幾分鐘后,浴室的門咔擦一聲打開。

一個絕世妖嬈的女子,裹著浴巾從里面走了出來。

"哼!"安月溪冷哼一聲道:"回你的地上睡!"

江楚苦澀一笑,撐起身子,來到了不遠處的地鋪。

剛睡下,又聽到安月溪冷冷的道:"認清自己的身份,不要有非分之想,還有,以后不準喝酒,不然就別回來了!"

"知道了。"江楚用被子蒙住頭,甕聲甕氣的回答了一句,只覺得心中憋屈無比。

他自小就沒有父母,從懂事的時候,就在孤兒院長大。

蕭鳶和他一樣,也是個孤兒,比他大了兩歲,從小就對他照顧有加,有什么好玩的總是和他一起玩,有好吃的也要分給他一半。

記得有一次,有人辱罵他和蕭鳶是野孩子,他憤怒之下和對方打了起來。

可惜寡不敵眾,腦袋被砸了一個洞,蕭鳶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,竟然抱著他狂奔了一里地,將他送到了醫院。

當時醫院血庫沒有了配型的血,巧的是蕭鳶血型和他一樣,于是輸了接近八百毫升的鮮血給他,他這才活下來。

那時候他就發誓,這輩子就算是死,也要報答蕭鳶的恩情。

后來,他們都被領養了,就各自分開了,不過一直保持著聯系。

可惜災難沒有放過他們。

大半年前,蕭鳶竟然查出了心衰,心臟的力量不斷衰減。

這種病很是古怪,跑遍了各大醫院,都找不到病因。

按照目前的醫療水平,只能維持不惡化,不能根治,而這,需要大量的醫藥費。

蕭家拋棄了她,剛談的男友也跑了。

江楚將她接了過來,不過他的處境也不好,他打工的那些錢,根本不夠醫藥費。

為了籌錢,江楚入贅到了安家。

本來江楚覺得,"嫁"給安月溪這樣的大***,自己也不虧。

但實際上,情況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樣,來到了安家之后,他更是受到無盡冷眼,連老婆的床都沒上去過。

不過好在,安月溪從沒有缺過自己的錢,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。

就在胡思亂想當中,江楚逐漸睡去,夢中,他和安月溪圓房了……

第二天早上醒來,江楚發現自己褲子竟然濕了。

他偷偷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安月溪,然后輕手輕腳的去了衛生間洗衣服。

"你在干嘛?大早上洗衣服?"突然,安月溪推門走了進來,疑惑的看著他。

"這個……昨天吐了一點酒在上面……"江楚有些心虛的道。

"趕緊洗,我還要用衛生間。"安月溪也沒有多想,轉身又走了出去。

今天是周末,安月溪沒有上班,不過她也沒有休息,反而去了書房加班。

江楚來到客廳之后,岳母安蘭正抱臂坐在那里。

見江楚出來,安蘭不屑的掃了他一眼道:"中午有客人要來,你去買點好菜,然后把家里的衛生打掃一下。"

"好的。"江楚接過錢,去早市買了買好了菜,然后開始忙里忙外的打掃衛生。

"媽,這些活已經不要讓江楚做了,找個家政過來就行了。"安月溪出來倒茶,看到這一幕不禁眉頭微皺。

"這個窩囊廢吃我們的,喝我們的,整天正事不干一個,讓他做點雜物怎么了?"安蘭撇嘴道。

"可他是我老公!"安月溪聲音稍微大了一點,顯然有些不滿。

"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,那么多優秀的青年才俊你不選,非找這么一個廢物老公,還敢偷偷領證了,真是氣死我了!"安蘭說到這里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看見安月溪替自己說話,江楚心中微微一暖,忙道:"沒事,反正我也習慣了,也正好活動活動筋骨。"

安月溪見狀,眼中不禁閃過一抹失望,不過也沒再說什么,轉身回了書房。

江楚正在擦玻璃,門口響起了停車聲。

他向外面一看,只見一輛奔馳停在了那里,從車上下來一個長相英俊的年輕男子。

男子穿著一身白色阿瑪尼服裝,頭發搭理的一絲不茍,手腕上還帶著一塊歐米茄腕表,一派精英人士的打扮。

而他的手里,還捧著一大束玫瑰花。

江楚看到這一幕,不禁有些疑惑,這情景,怎么像是求愛的?

不過他還是走過去打開了門,客氣的道:"你好……"

"月溪在家嗎?我是來找她的。"男子直接說道,根本沒有正眼看江楚。

"找月溪?!"江楚眼角一跳,心中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"天磊來了,快進來快進來。"

安蘭也聽到了動靜,看到男子臉上頓時露出了熱情的笑容。

說著,她瞪了江楚一眼道:"愣在這里干什么?還不去倒茶?"

"他是家政過來的吧,表現很不錯,哪家公司的?"青年男子掃了一眼江楚,眼中滿是譏諷。

很顯然,他知道江楚的身份,故意這么說的。

"他就是江楚。"安蘭眼中閃過一絲不自然,還有些羞惱,顯然感覺江楚給自己丟人了。

"哦,原來他就是月溪的那個便宜老公啊。"男子故作恍然道。

"天磊你可別亂想,這小子雖然和月溪結婚了,但這門親事我一直反對,阿姨還是覺得你和月溪才是一對。"安蘭連忙解釋道。

"放心吧阿姨,我不會因為這個對月溪有什么偏見,我是真的愛她,只要她肯接受我,我會對她好的。"趙天磊灑然一笑道。

"好孩子!真是好孩子!"安蘭頓時欣慰無比,看著趙天磊愈發滿意了。

江楚在一旁聽著,卻是眼睛都紅了。

他沒想到,安蘭竟然當著自己的面,給安月溪找男人!

這是***果的無視和羞辱!

"看什么看?去做飯!把你最好的本領拿出來,做幾個好菜。"

安蘭斜睨了江楚一眼,再度說道。

"看他一副清潔工的打扮,做的飯能吃嗎?"趙天磊有點嫌棄的道。

"這小子雖然沒用,但做飯有一手,讓他洗干凈就是了。"安蘭說著,又對江城道:"把你的手腳洗干凈,飯菜里面有一?;?,我都饒不了你。"

"知道了。"江楚咬了咬牙,進了廚房。

他很想一走了之,不受這個鳥氣,但是他需要錢,蕭鳶的醫藥費不能斷。

在尊嚴和蕭鳶之間,他選擇后者。

忙碌一番之后,江楚整了八菜兩趟,色香味俱全,豐盛無比。

而此時,安月溪也從書房出來了,坐在了趙天磊對面的沙發上,不過她表情冷淡,顯然對這個趙天磊不太感冒。

看到這一幕,江楚心里才好受一點。

"天磊,來吃飯吧。"安蘭招呼著,讓眾人坐到了餐桌上。

江楚正要坐下,安蘭卻是道:"這里有你坐的地方嗎?去旁邊那個小桌上去。"

"我……"江楚頓時握緊了拳頭,關節都有些發白,心中更是怒火中燒。

自己才是安月溪的正牌老公!

而自己這個老公,辛辛苦苦買菜做飯,端茶倒水,現在連上桌吃飯的資格都沒有!

而且,招待的對象,還是一個挖自己墻角的人,是自己的情敵!

是個男人都不能忍!

江楚已經處在爆發的邊緣。

"媽,江楚就坐在這里。"安月溪輕啟朱唇,語氣堅定的道。

"你看他臟兮兮的,渾身都是油煙味,看著他我都吃不下飯……"安蘭毫不掩飾的厭惡。

"是啊月溪,你這個老公,真的配不上你呢。"趙天磊有些幸災樂禍的道。

"既然如此,你們慢慢吃吧,我走就好了。"江楚咬了咬牙,轉身向外面走去。

"脾氣還不小,不管他,我們吃飯。"安蘭哼了一聲,然后熱情的招呼趙天磊吃飯。

趙天磊微微一笑,深情的看著安月溪:"月溪啊,之前的事情考慮的怎么樣了?只要你肯嫁給我,我絕對不會嫌棄你,還會幫你的公司度過難關。"

"公司的事情我會處理,就不勞你操心了。"安月溪卻是一直表情冷淡,看了一眼門外,眼中帶著一抹淡淡的擔憂。

而江楚出了門之后,就來到了不遠處的玉泉河邊,看著緩緩流淌的河水發呆。

轟??!

天空突然烏云密布,一聲炸雷響起,然后就是瓢潑大雨。

江楚好像沒感覺到一般,依舊坐在那里,任由冰涼的雨水沖刷自己的身體,這才感覺好受一點。

"他們現在應該吃完飯了吧?不知道在干嗎?說不定已經滾到床上了!"江楚越想越氣,恨不得拿刀殺回去。

"??!"

江楚突然站起來,大吼起來,想要發泄心中的郁悶。

轟!

一聲炸響,水桶粗細的雷光突然從天而降,正中江楚。

江楚都沒有來得及發出慘叫,就直接昏迷了過去。

…………

……

江楚做了一個很長的夢。

夢中,他來到了一個繁花似錦的世外桃源。

在這里,竟然有一個***的宮殿。

宮殿當中,只有一張水晶床,床上躺著一個沉睡的女子。

這女子冰肌玉骨,容貌完美無比,根本沒有任何詞語能夠形容她的美,她就像是天上的神女一般,沒有任何瑕疵。

不知道為何,看到這個女子,江楚心中竟然涌現出無盡的柔情。

好像這個女子,曾是自己至深至愛之人。

不由自主的,江楚低頭,在女子紅唇上吻了一下。

就在這時,女子突然睜開了眼睛。

她的眼睛,美麗無比,如秋水澄澈,又如星空絢爛。

"對不起,我,我……"江楚卻是沒有功夫欣賞,反而被嚇了一跳,但一時間,他又不知道解釋。

"你來了楚郎,我已經等你萬年了!"女子輕聲開口了,宛如珠玉墜落,清脆無比。

但是她的話,讓江楚目瞪口呆:"楚郎?你等我萬年?"

"是啊,我已經沉睡了萬年,只等你歸來!"女子深深的看著他道。

"你是誰?我又是誰?你為什么要等我?"江楚茫然的問道。

"你是曾經的純陽丹帝江楚,我是你的愛人,天心月!"女子說到這里竟然俏皮一笑,"人家也是一代女武帝哦!"

"我是純陽丹帝?看來我真的是做夢。"江楚苦笑道,"我現在只不過是一個任人欺負的贅婿,沒錢沒本事……"

"當初我們被人暗算,我陷入沉睡當中,而你兵解輪回,好在你醒了,我會幫你重回巔峰。"天心月說道。

"對于巔峰和丹帝,我沒興趣,我只想堂堂正正的做個男人,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。"江楚苦澀一笑。

"只要你覺醒了記憶,一切都不是問題,現在我就幫你明白自己的前世今生……"

天心月說著,突然嫵媚一笑,然后解開了身上的羅衫。

很快,江楚就看到了這個世間,最美的風景。

就在江楚發愣的時候,天心月伸出玉臂,主動抱住了江楚的脖子,然后吻了上去……

接下來,是無盡的旖旎,以及前所未有的體驗……

"我在這里已經沉睡萬年,不要讓我等太久哦!"

"等你榮耀歸來,一起殺上九重天,再現絕世風華!"

"楚郎,我等你,永遠等你……"

優美、悲傷又充滿思念的聲音在腦海當中回蕩,江楚只覺得眼前一陣光怪陸離的色彩變幻,接著好像進入了一個黑洞當中。

"呼!"

江楚大口***著,猛然睜開了眼睛。

腦海里昏昏沉沉的,好像多了一些什么。

江楚剛一動念頭,就感覺到無盡的訊息涌入腦海當中,讓他的腦袋幾乎要炸了。

不過這種感覺,來的快去的也快,江楚很快就恢復了清明。

"丹帝記憶?"江楚傻眼了,"那不是夢?那是真的?我真的獲得了奇遇?"

"九轉金丹訣……"在記憶當中,江楚獲得了無數丹藥醫術的知識,還有與之配合強大***。

"看來老天沒有放棄我!"江楚忍住心中的驚喜,開始按照***進行修煉。

很快,體內產生了一股微弱的氣流,宛如頭發絲一般,按照他的指揮在體內不斷流轉,很是神奇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江楚重新醒來,發現自己竟然耳聰目明,眼前的世界都好像更有層次起來。

他打量了一下四周,發現自己還在河邊,看頭頂的太陽,應該是第二天下午了。

這里位置比較偏僻,竟然沒人發現江楚。

江楚揮了揮拳頭,感受到體內強大的力量,頓時傻傻一笑,返回家中。

此時,安月溪和安蘭都不在家。

感覺到身上濕漉漉的,江楚就脫光了自己,進入衛生間當中,打算洗個熱水澡。

不過突然間,江楚卻看到旁邊的衣簍里面,放著幾件女性衣物。

這是安月溪的衣服!

江楚的眼睛頓時熱了起來,腦海當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,這些衣服穿到她身上的場景。

"此時她不在家,我就摸一下,應該沒事吧,就一下……"

他顫抖著手,伸向一個粉色的文胸……

咔擦!

浴室的門突然從外面打開。

江楚看著突然出現的安月溪,頓時驚呆了!

地球至強男人全文免費閱讀精彩章節

"??!"

安月溪發出了一聲尖叫。

"江楚你個混蛋,竟然在我浴室做這種惡心的事情!"

"那個,你能不能先出去?"江楚弱弱的道。

此時他尷尬無比,恨不得找個地縫鉆***。

"趕緊滾出來!"安月溪怒喝一聲,砰地一聲將門給摔上了。

"額……"江楚匆匆洗漱了一番,然后心驚膽戰的走了出去。

安月溪雙腿交疊在椅子上坐著,俏臉緊繃,渾身散發著冰寒的氣息。

江楚心中發怵,不過還是開口解釋道:"這個,你聽我解釋,都是誤會……"

"誤會?我親眼所見,還有什么誤會的!"安月溪冷笑道,"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,惡心不惡心!"

安月溪想到自己的衣服,可能被江楚做過壞事,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

江楚百口莫辯,這件事無論如何也解釋不清了,只怪自己手賤。

"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什么都沒做,怎么想隨你!"江楚索性硬著頭皮說道。

"你!"安月溪看到江楚無賴的樣子,不禁氣壞了。

這是什么人???

做錯了事不承認,還死豬不怕開水燙,以前怎么沒發現這家伙臉皮如此之厚?!

"你給我滾出去!"安月溪顫抖著手指,指著門口。

江楚苦笑一聲,轉身出門,然后坐在院子里面發呆。

腦海當中,不斷浮現出安月溪冰冷嫌棄的眼神。

"我的前半生,還真是失敗透頂……不過以后,我的人生絕對會變得與眾不同!"

江楚想到自己的傳承,心中不禁升起了一股豪情,他順手從旁邊摘掉了一片草葉,放在唇邊,嗚嗚的吹了起來。

草葉雖不是樂器,但在江楚手中,竟然化腐朽為神奇,一首曲子,蕩氣回腸。

有對前半生的回憶感慨,有愛恨情仇的糾纏,也有對未來的憧憬。

一首曲子完畢,江楚感覺心情舒爽了不少。

"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才能!"就在這時,一個清冷的聲音突然在背后響起。

江楚轉頭看去,頓時驚呆了!

背后,自然是安月溪。

她此時化了淡妝,頭發簡單的挽了一個發髻,顯得干練優雅。

一身紫色的晚禮服,讓她看上去神秘而高貴,尤其是將她那高挑完美的身材顯露了出來,幾乎讓人移不開眼睛。

看到江楚灼灼的目光,安月溪不禁瞪了他一眼:"看什么看?沒見過?"

"沒見過你這么美!"江楚下意識的答道。

"你說什么?"安月溪臉色一冷。

"沒,沒什么……"江楚訕訕一笑,道:"看你的打扮,是有什么重要的活動嗎?"

"晚上有一場慈善募捐晚會,你跟我一起去。"安月溪說道。

"我去干嘛?"江楚不想去,那些場合不適合他,去了也是丟人。

"你是我的擋箭牌,你不去我為什么要和你結婚?"安月溪冷笑道。

"好吧。"江楚苦笑一聲,只好點頭答應。

安月溪掃了他一眼,微微猶豫,然后道:"你的曲子不錯,我正好需要一個伴奏,不如你來吧。"

"伴奏?你有節目?"江楚忍不住問道。

"有。"

"什么節目???"

"舞蹈。"

"舞蹈?你還會跳舞啊。"江楚有些酸酸的道,他還沒有欣賞過呢。

"你不知道的多著呢,就好像我也不知道你懂樂曲,我們只是各取所需,你沒必要這么酸。"安月溪淡淡的道。

"好吧。"江楚摸了摸鼻子,然后跟著安月溪出了門。

很快,兩人就來到了天中市北區的萬人體育場。

此時,里面幾乎坐滿了人,***的喧囂聲數百米之外都能聽到。

安月溪帶著江楚,直接來到了后臺,交代了一句,她就去忙碌了。

"你怎么會在這里?"

江楚正要找地方坐下,身后卻是傳來了一個尖刻的聲音。

江楚眉頭微皺,轉頭看去,卻是葉倩倩,他曾經的女友。

現在的葉倩倩身穿一套名牌公主裙,帶著黃金項鏈,水晶耳墜,手里拿著一個LV包包,儼然一個小富婆。

看著葉倩倩,江楚的眼神一陣復雜。

在蕭鳶沒有出事之前,他和葉倩倩談了半年。

當時他是動了真感情的,想要和葉倩倩結婚。

打工賺來的錢,一半寄給妹妹江來,剩下的一半留點生活費,其他全都給葉倩倩買了首飾化妝品,短短半年花了不下于五萬。

后來,江楚買了鉆戒想要給葉倩倩求婚。

那天的場景,江楚永遠不會忘記,葉倩倩眼神充滿了不屑,直接將鉆戒扔到了下水溝,然后上了一輛豪車。

那是富二代張曉峰,據說家中有數千萬資產。

江楚不甘心,想要找葉倩倩說清楚,卻被張曉峰的人打了一頓。

再后來,蕭鳶突然病重,他為了籌錢入贅安家,想的只是如何給蕭鳶治病,所以葉倩倩的身影,也就淡了,沒想到今日在這里會遇到她。

"莫非是來找我的?我已經告訴過你了,不要再來糾纏我,我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。"看著緊盯自己的江楚,葉倩倩眼中滿是不屑。

"找你?糾纏你?"江楚眉頭一皺,這女人自我感覺還真是良好。

"人貴在有自知之明,你這樣死纏爛打,只會顯得窩囊無恥,令人惡心!勸你還是趕緊離開。"

葉倩倩臉上滿是不高興,她怕被張曉峰看到,萬一張曉峰認為他倆仍藕斷絲連,她這些天的功夫可就白費了。

"我不是來找你的。"江楚淡淡的說道。

其實,江楚早就想明白了,當初葉倩倩不過是把自己當成備胎,根本就沒有喜歡過自己。

而且經歷了這么多事情,江楚對她的早就沒了感覺。

葉倩倩聞言眉頭一皺,感覺到江楚好像和之前有些不同,但是很快她就明白了,這江楚一定是想要通過這種方法,引起自己的注意。

"江楚,你就別裝了,我知道你喜歡我,但是我一直不喜歡你,之前做你女朋友,只是年輕不懂事被你騙了!"

"你就是一個窩囊廢!廢物!有什么資格讓我喜歡你?"

"這些已經過去就算了,我可以不計較,但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,不然我家曉峰絕對不會放過你!"

不懂事?被騙了?

明明是她欺騙了自己,現在反而倒打一耙。

江楚也懶得和對方爭辯,只是淡淡的道:"我來,和你沒有任何關系,是別人邀請我來的!"

"邀請你?"葉倩倩不屑的道:"這可是社會上層名流的圈子!就是你窮酸樣,有什么資格來這里?"

"我們的節目,可不是表演給你這樣的鄉巴佬看的!"

"對你就是對牛彈琴!"

"趁現在節目還沒正式開始,趕緊滾吧!"

葉倩倩一臉高傲,語氣刻薄,字字誅心。

看著對方的嘴臉,江楚的心更冷:"這里不是你家吧?你管的未免太寬了!"

"吆喝,才幾個月不見,你的脾氣見長了???"就在這時,一個身穿名牌、神色輕佻的青年走了過來,這個青年正是張曉峰。

"峰哥!"葉倩倩看到張曉峰,頓時膩聲叫了一句,柔軟的身體,緊緊貼在了后者身上。

張曉峰頓時露出了享受的表情,***笑道:"真是個小妖精,晚上再好好收拾你!"

看到這一幕,江楚對葉倩倩徹底失望,葉倩倩在他心中也淪為路人。

"還沒謝謝你呢,你和葉倩倩談了這么久,她竟然還是原封不動,你該不會不行吧?"張曉峰看江楚不說話,于是更加得意起來。

江楚沒有說話,他當初是敬重葉倩倩,沒想到葉倩倩轉身就躺在了別人的床上,心中對她更是不屑。

"呵呵,我行不行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了,不過你很快就不行了。"江楚饒有深意的說道。

"小子挺狂??!"張曉峰臉色頓時沉了下來,他對身邊兩個跟班揮了揮手,"你們兩個,去教教他怎么做人!"

"小子!還真是不識抬舉,竟然敢得罪峰少!"兩個跟班捏著拳頭滿臉獰笑的向江楚走去。

江楚眼中閃過一絲冷芒,正要動手,卻聽到一個女子的冷喝。

"住手,你們想要干嘛?"卻是安月溪走了過來。

"原來是月溪。"張曉峰看著安月溪,眼中閃過一絲癡迷。

他***著臉笑道,"這小子鬼鬼祟祟想要混進我們后臺,說不定是想要***,我正要把他趕走呢。"

"他是我老公,你要教訓他?"安月溪淡淡的道。

"老公?怎么可能!"張曉峰頓時大驚,葉倩倩也有點傻眼了。

尤其是葉倩倩,她根本不信,當初的廢物,能夠傍上安月溪!

"怎么?你們有意見?"安月溪眉頭一皺。

"這個倒不是……這個,我不知道他的身份,抱歉……"張曉峰尷尬無比的解釋道,他家和安家差遠了,他可不敢得罪安月溪。

看著安月溪不快的表情,張曉峰連忙轉移話題:"對了月溪,你好像還需要一個伴奏,看我如何?我的鋼琴可是七級!絕對讓你滿意!"

張曉峰說到這里不禁有些驕傲,他可是人稱鋼琴小王子,技藝不凡,用這個能力,他可是騙到了不少***。

"不用了,江楚會給我伴奏!"安月溪搖了搖頭。

"安小姐,江楚他就是一個廢物,五音不全,怎么會懂伴奏,你別被他騙了……"葉倩倩插嘴道。

"這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了。"安月溪冷冷的說了一句,然后拉著江楚就進入了后臺。

"你的眼光可真差!"安月溪嘲諷道。

江楚苦笑一聲,也不辯駁,只是說道:"謝謝你替我解圍,不過你為什么要幫我?"

"打狗也要看主人,不管怎么說,我們都是名義上的夫妻,你丟了人,我面子也不好看。"安月溪淡淡的道。

"額……"江楚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,干嘛多嘴問一句。

"好了,別浪費時間,我們演練一下吧……"安月溪擺了擺手道。

"好吧。"江楚收斂心神,和安月溪排練起來。

安月溪的身體很柔軟,舞動的身影,動人無比,優雅無比,不過樂曲有點不上檔次。

江楚在腦海當中搜索了一下,就找到了一個不錯的曲子,雪神曲!

雪神曲清冷高潔,而且曲調優美,更契合安月溪的氣質。

不過還沒來得及試一下雪神曲,那邊節目就已經開始了,眾人挨個上臺表演。

這些節目整體還算不錯的,江楚還是第一次參與這種場合,就在旁邊好奇的看著。

很快,張曉峰上場了,他穿著一身小西服,頭發梳的一絲不茍,再加上帥氣的長相,頓時吸引了無數眼球,還有無數少女癡迷的目光。

張曉峰得意無比的對大家點頭示意,然后走到鋼琴前面,擺好了***。

他是鋼琴獨奏,而且他的水平確實不錯,十指在琴鍵上跳躍,一個個優美的音符緩緩飄出,讓眾人享受不已。

一曲結束,頓時引起了熱烈的掌聲,還有女生刺耳的尖叫,幾乎掀翻了禮堂的頂棚。

就連安月溪也微微點頭,顯然對張曉峰的表演很是贊賞。

只有江楚一個人淡然的站在那里,眼中閃過一絲不屑。

"怎么?你覺得這曲子不好?"葉倩倩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了過來,一臉冷笑。

"確實一般。"江楚淡淡一笑。

"一般?我看你是什么都不懂吧。"葉倩倩滿臉譏諷,"果然是一個鄉巴佬,就算傍上了安月溪,依然是土鱉。"

"呵呵……"江楚呵呵一笑,懶得和對方計較。

"既然你說一般,那你拿出更好的曲子看看?"葉倩倩不依不饒。

"你等會就會知道,什么才是真正的樂曲!"江楚淡淡的說道。

聞言,葉倩倩更加不屑:"吹牛反正不用交稅,等會看你怎么丟人!"

"江楚快過來,該我們了!"就在這時,安月溪在另一邊招手道。

江楚點點頭,抬腳向幕后走去,準備自己的這場演出。

小編點評地球至強男人小說

都市類型的小說是小編最愛看的,作者甘十九文筆精湛,人物刻畫生動,小編很喜歡這本小說,關注東東小說導讀閱讀更多精彩。

猜你喜歡

jdb财神捕鱼弱点 广西11选5 中国足球新浪体育竞技风暴 笔译赚钱么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双色球周日走势图 360彩票网官网 网上棋牌游戏平台排行榜 广西快三走势图软件 北京十一选五口诀 mg4377线上娱乐